梨裙之刺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桃花小说网www.aasty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十夜想,叶霜乔该是天底下最狠毒的女人。

她都要死了,还要把指尖的血蹭到主子唇上,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她的味道。

后来他护送主子回了南越,终于理清了一切的头绪。

主子的身份,是南越离王的独子。在亲王之中,离王也是身份最特殊的一个,他明明该继承大统,却把触手可及的至高权力让给了他的弟弟,也就是当今圣上。

因此,在圣上的几个儿子为了皇位你争我夺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圣上自然的想到了这个年纪轻轻已经一表人才的侄子。他想立楚渊做太子,只是楚渊不在宫中,还要问问他的意见。

没想到这件事却走漏了风声。最有希望夺取太子之位的二皇子下了决心,决不能让皇权外落,因此要在楚渊在外游历还没有防备的时候,一劳永逸的除掉他。

沉万钧那样赌着丢掉性命也要“击杀雪魔”的贪功之人,会和二皇子夺嫡勾结在一起,也就不奇怪了。

说不清是不是因为那个小妖女,一向视权势如无物的主子竟然同意了,名正言顺坐上了储君的位置,开始治国理政。

在把南越诸事治理得井井有条的同时,主子暗中又成立了一个江湖势力,“神机阁”。

“神机阁”以网罗天下机密为生存之道,买卖消息、牵头拉线,江湖朝廷的生意都做。可即便后来神机阁的爪牙已经遍布大康,还是没能找到那个悬赏价格最高的消息。

朝廷上的事要处理,神机阁的事也要处理,偏偏主子还抽出了大量的时间练武功,拼命到身上的旧疤还没好,就又会添新伤。

也难怪主子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下去,性格也越发偏执易怒了。

回首想想,摇着折扇倒茶的“楚何渊”已经不知是何年何月的旧闻了。

除了事情多,主子的梦魇也愈发成了问题。神机阁有心,暗中寻访了不少名医,可没人看得好主子的病——或许有一个人能,只是已经不在了。

那件事过去的第五年,有大臣投机,想往主子府中送美人,托关系求到他这里,十夜却只是笑笑,这大臣不是第一位动这脑筋的,也不会是最后一位,可若说美人,他这么多年都没再见过比那个小妖女美的。

虽比不过,但也足够了。十夜见到那个美人,竟与那小妖女有四五分相似,只是神态不像,太过羞怯,没那小妖女理所应当的不要脸劲儿。

自作主张的,把人留下了。主子回来,动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路过巴纳德

路过巴纳德

朕的甜甜圈
晋2022-08-17完结总书评数:1425当前被收藏数:2259文案:除了陈牧洲自己,没有人记得,他落魄狼狈的那一年,被人踩在污泥里。在那场夏夜汹涌的大雨里,为了养父长跪不起,人人路过这尊冰冷雕像,只有一人驻足。后来他才知道,并不是他有多独特。哪怕是条狗,江聿梁也会伸手捞一把。他在等,等一个时机。等船停泊,云过渡口。-爬到顶,只是为了视野好点,方便找你。早知道你不在,我就不来了-江聿(yu)梁x
玄幻 连载 27万字
柯学:我和新一是发小

柯学:我和新一是发小

铅笔画了一个星期
(为爱发电,不喜轻喷) 听说泥头车是穿越者必备神器?嗯,我遇到了,还是一辆会拐弯的。 好了,现在我是神谷悠也,一个土生土长的米花人。 嗯,每个人对于原作都有一些意难平,我也有,来都来了,还给了我系统,那么就得支棱起来,做出一些改变吧? 当然了,闲暇之余不能忘记收集一下柯南的黑历史,可以在他以后的结婚典礼上放···算了,可能影响比较大,还是偷偷给小兰看就好了,作为他们婚后的调味剂。 啊,别的就先不管
玄幻 连载 106万字
未来时代

未来时代

游不求
【科幻未来,社会变革,纯爱母子】看到这两年的生育改革措施,不用结婚和家庭也能生孩子上户口,于是就想借鉴刘慈欣《中国2185》里面的构思背景写一本科幻未来的母子文!
玄幻 连载 1万字
揽星记

揽星记

横塘惊鸥
关于揽星记:作为昔年江湖1的女儿,廷雨眠不会武功,不懂谋略,甚至连个远门都没出过,偏偏老天爷和她开了一个玩笑,一把火烧光了她的家,从此把她踢出了家门。一个十几岁的姑娘,流落江湖,却神奇地从来没被人欺负过,究其原因,只能是背后有个为她撑腰的程聿。廷雨眠的靠山倒了,程聿亲手把她从地狱里给捞出来。廷雨眠想报仇,程聿手把手地教她,还不是一般的教,竟是倾囊相授。唯独廷雨眠想听程聿一句实话,却是如何都不能如愿
玄幻 连载 2万字
斯人若彩虹,遇见方知有-红颜活好,一大幸事

斯人若彩虹,遇见方知有-红颜活好,一大幸事

0996舵主
2021年。我刚刚拜访过我的房东回来——就是那个将要给我惹麻烦的孤独的邻居。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。这位格里高尔萨姆沙既不是我的房东,也不是和我现实中的朋友,而是卡夫卡笔下《变形记》的男主人公。他被卡夫卡毫不留情的变成了甲壳虫,而我只是想要一个牛逼的开头,试图写一篇牛逼的文字,在以后的生命里用来纪念我正在经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。更加讽刺的是,我如此喜欢
玄幻 连载 0万字